背景:
阅读新闻

80后那些看似荒唐的离婚理由

[日期:2010-08-13] 来源:  作者: [字体: ]

案例一:
  朋友A80年的,离婚有半年多了,离婚的理由让很多人都意想不到。
  A的前夫是77年的,他有便秘的毛病,每次上厕所都要40分钟到一小时,而A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情况。
  A说,有一天早晨起来尿急,发现她前夫在厕所里,A就敲门问她老公多久能好,结果一连问了好多声都没有回应。
  A开始害怕了,以为前夫晕倒在厕所里了,就开始砸门,编砸边喊老公你没事吧,你再不回答我就报警了。这样,她前夫才勉为其难的哼了一声。

  A很生气,质问他为什么不出声让她担心。她前夫说上厕所不能说话否则会肾亏。这个回答让A很无奈,但是又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后来矛盾升级了,A的老公每次都起来的比A早,所以A每天早上都要忍很久才能上厕所。
  于是A要求她老公在早上去厕所之前先叫一下她,她只要1分钟就搞定了。
  但是A的老公从来早上从来没叫过她,所以A开始反击了。她每天9点之前就睡觉,把闹钟调到震动上,时间设定得很早。
  现在换成A的老公踹门了,后来发展成用椅子砸门,再后来邻居就报警了。再再后来,就闹得不可开交了,最后的结果就是离婚。
  A离婚以后,很多人包括A的父母A的亲戚朋友都说这算什么芝麻绿豆的事啊,居然因为上厕所离婚。”A每天都要听她妈妈的埋怨,她跟我说她一点也不后悔,就算是让她重新选择,她也会选择跟这个自私的垃圾离婚。

  案例二:
  朋友B同样是80后,跟A不同的是B找了个三四十岁的离婚男人。结婚的时候B的父母都没有出席,只有我们一帮朋友和同事。B说:她一想起那时候她不惜跟父母断绝关系也要嫁给离婚男,她就气得肝疼。
  离婚男对B还是比较上心的,给她花钱也挺舍得,但是时间一长B就发现问题了。离婚男有毛病!
  每次B有亲戚朋友来家里玩的时候,离婚男都要出现她们的视线范围之内。不停得咳痰吐痰,扣脚,后来就更夸张了,当着B的朋友放屁,挠咯吱窝,更恶心得他还拔YIN毛。B实在受不了了,跟他大吵大闹为什么要在我朋友面前出我的丑!为什么在你朋友面前不这样?为什么在你们家里人面前不这样?
  对啊,离婚男平常怎么不这样?为什么一见B身边的人就变得这么恶心?B决定跟他离婚,离婚男她妈说话了男人麻,粗拉一点不是毛病,男人那么爱干净不就成了娘们儿了麻。俗话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窝窝囊囊活一辈子。离婚男身边的人都这么劝B,但是B觉得根本不是那么个事,离婚男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虽然她还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

  结果B还是跟离婚男离了,不但在父母面前相当没脸,还要忍受一些长辈的所谓关心。比如: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不会让人,我们那时候卫生条件比现在差远了,不也过下来了?
  我们当时要是都因为这点事离婚,哪里还有你们这一代?”B一开始总是试着分辩不是………………”后来她就放弃了,B苦着脸跟我说我真TM冤,窦娥都没我冤。
  大家帮B分析分析,这个男的是脑子有病还是怎么的。
  案例三:
  朋友C80后。 前夫比C9岁。
  离婚的起因很简单——打呼噜,但是又好像没那么简单。

  C结婚了,前夫是做买卖的,不是什么大买卖,小康而已,就叫他小康男。C家里很满意,尤其是C的妈妈,跑前跑后的伺候女婿,C家里的炉灶上总是炖着女婿爱吃的东西。
  结婚之后,小康男她C买了车,给CC妈一人买了一套金货。C妈这个知足啊,整天咧着嘴就像闭不上一样。C妈的爱好变成了带着大粗项链大金镏子到处串门子,话题只有一个就是女婿。光我就听她絮叨过三次我女儿好福气啊,找了个疼她的好老公,其实钱不是第一位的,对她好才是最重要的。不过我女婿却是舍得给我们家花钱,就说上个月吧……”

  谁知很快C就受不了,没结婚之前两个人不长住在一起,还可以忍受。据C说小康男的呼噜打得跟唱歌一样,C严重失眠了,神经也衰弱了。某天C小心翼翼的向他提出去医院看一看的要求,小康男没表态。第二天C就发现小康男给她买的金货没了,问他他说不知道。C突然明白了这是对她的警告,她觉得很不舒服,受到侮辱了,但是为了C妈老有所养,她决定忍了。过了几天金货自己跑出来了。

  没过多久,C脱发越来越严重了,于是她又字斟句酌的跟小康男提出是不是去医院看一下,这样也不利于他的身体健康;在治疗期间他们可否先分床睡。小康男还是不表态,但是他的态度在第二天就明朗化了,C的车不见了。
  C很愤怒,C跟我说“CTMD!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欺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的!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这算什么意思!要不是怕我妈生气,我真想给他个耳刮子!
  C又一次郁闷的忍了,尽管她觉得很窝火,就像回到旧社会一样,C觉得她就是现代阿信。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某天晚上,C又一次的在床上辗转反侧忍受小康男佣鼻腔奏出的乐章。长期睡眠不足使C的脾气坏到了极点,于是C用力推了一下小康男。呼噜奇迹般的止住了,C在心里默默感谢上天,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就在C沉入甜甜梦乡的时候,小康男一个扫堂腿狠狠地蹬C的肚子上,C一骨碌爬起来,随即放声大哭。小康男很淡定的在一边看,半天才说我又不是故意的。

  C终于忍无可忍了,闪电跟小康男离了婚,当然基本上狗屁也没分到。C妈这下成了祥林嫂,每天至少要念100不就是打个呼噜嘛,你就离了?以前那些对C很眼红的亲戚朋友们这时也纷纷出来对C表示同情。因为C这种赔了青春又没拿到半毛钱的女人,在他们的眼里绝对可以去死了。还有某个很不厚道的人跟C妈说你女婿是不是看上你了才不要C的,你对他这么好。

  可怜的C妈,精神都快失常了/
  案例四:
  80后的DSOHO一族。 前夫:某法庭庭长。
  D是计算机专业的,上学的时候他们班就两个女生。D相当BH,经常给公司做局域网,跟几个男性IT民工彻夜不眠,烟抽得很凶。不过也碰见过干完活不给钱的主,于是其中一个IT民工找了庭长大人出来摆平,D就这样跟厅长相识了。庭长是个电脑白痴,隔三差五的就像D请教电脑问题。据D说庭长比我还250,他居然问D怎么格式化F盘。
  当我们知道D决定嫁给庭长的时候,都红了眼了。TMD,庭长啊,不是睡客厅的那种厅长,比炊事长油水还大!于是我们狠狠宰了D一顿,想不到D像个男人一样居然能钓到庭长,所以我们一边狠狠打击讽刺D一边拼命往嘴里塞吃的。
28岁的D终于糊里糊涂得婚了,那个婚礼简直无敌了,这么跟你说吧,桌子上的就全是五粮液,烟全是泰山,每人一碗鱼翅,一个鲍鱼,几头鲍不知道,一个海参,一个巨大的虾,其实味道很一般,就是贵就是了;还有每桌都给香水雪茄。估计礼金得要收了几麻袋。

  我们一群凶相毕露的人就这样目送着D上了花车,于是D的少奶奶生活开始了。庭长开始带着D奔赴各种饭局,估计吃的东西都是我没吃过的,他们也不怕撑着真是的。但是很快D就不去了,又开始跟我们混了。我们非常不解啊,丫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问他为什么她也不说,弄得我们都不想带她玩儿了。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以前,D又回归了,但是她好像总是欲言又止,不像以前那样口无遮了

  终于有一天,D告诉我们她要离婚;话音刚落我们沸腾了,比水煮鱼还沸腾。有人说你别拿我们这些劳工人民开涮啊。有人说你明天离婚我后天就跟庭长哥哥登记。我说你是不是天生劳碌命,有人养反而不会活了。有人更直接,说:你就是闲的。
  D很无奈,任凭我们怎么问她都是一句无从说起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D自从开始跟庭长大人到处见世面之后,发现庭长大人的形象在她心目中轰然倒塌。尽管庭长大人过处人们无不点头哈腰,但是D觉得人们貌似恭顺的外表下都是赤果果得痛恨。庭长大人基本上没有朋友,朋友对他来说是多余的,庭长大人的口头禅就是这群SB以为他们在利用我,实际上1万个人也玩不过我还有朋友算个DIAO毛啊,朋友能给你房子住吗,朋友能给你钱花吗?JI还能给你提供快感,所以说朋友不如JI

  因为庭长大人审理的经济类案件比较多,因此他的朋友都是一些老总啊老板之类的。D说她一看见那些人就够了,隔着那些人的皮囊就能闻到他们的灵魂腐烂的臭气。估计那些人拿别人不当人,拿自己也当了畜牲了,都是醉生梦死的玩意儿,过了今天没有明天似的。想不到D的思想还这么深刻,我一直以为她是个geek来的。
  D的离婚过程非常顺利,因为庭长大人说了其实你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充其量也就是个会修电脑的ji”
  D的离婚是以上所有案例中造成最大轰动的,D的很多朋友都骂她SB你管他有没有灵魂呢,你有不就行了!”“你很是天下第一大SB啊,庭长的钱把你烧得吧?”“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把他当成按摩帮不就行了”“他打你了?她骂你了?他不给你钱花了?你些毛病!”“BALBALBALA”
  反正我觉得D挺不容易的,两面没落着好,不过我很迷茫,要是这事摊到其他人身上,会是什么结局。
  我的发小E80后,跟我一样大。8她的故事可是过了明路的,她说你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我现在是多么的后悔。E的前夫:老实孩子,好像79年的,其实勉强也能算80年代的人。
  要说E就要先从她的家庭说起,可能已开始会有点跑题,大家原谅。

  话说我对E她们家那是相当了解。E爸十几年以前就开始倒腾海鲜赚了第一桶金,现在都成立海产公司了,绝对不差钱。E妈是个很朴实的农村妇女,我对E妈的感情那是很深的。每次我去E家的时候,E妈都在厨房里披头散发的忙活,毛线裤都掉到屁股底下去了也没工夫提。我就跑过去帮她提上,E妈就会龇着一口四环素牙跟我说你是不是又害饿了,我很快就做好饭了,你们等着去吧。

  因为我对E妈感情深厚,所以我对E爸包2奶这件事颇有微词。有一次我跟E表达了我的愤慨。E我管他包几奶了?有钱给我和我妈花就行了。他年轻的时候我妈白天撅着腚帮她干活,晚上还要受他折腾,多累得慌。我就觉得现在他找的这个小JI女挺好,我支持我爸往死里折腾她,我妈年纪大了撑不住了。”E真是个永葆先进性的理论家,我真服了。

  虽然E跟小2奶不算是不共戴天,但这不部代表E对小2奶没有看法,E真是个肥子,丫胳膊跟我大腿一样粗,还就愿意穿那些短衫儿,露着一圈白花花的游泳圈。我说那叫肉感,你爸爸就喜欢这样的。人家还是大学生呢。
  E大学个屁生! 前两年自考很火的时候丫非缠着我爸送他去上自考,学国际贸易,说等她毕业之后到我爸公司给他当秘书。后来我爸给她交了一学期的学费,她连个屁都没考出来,就连邓论这种科目都不及格。我是真知道她了,有一次我跟我爸一块儿送她去上课,我就顺便试听了一下。小JI女坐第一排,拿着个本儿,拿着根笔,歪着个头,眨巴着个眼。人家都记笔记的时候她在那儿撒癔症,人家都抬起头来听课的时候她装腔作势在本子上划拉。而且还经常打断老师问一些SB都问不出来的问题,只要她一开口下边同学都笑,我都替她害臊她还不觉悟。你说她是个SB吧她就老老实实的行了,丫还特愿意显摆。后来丫知道自考是不划范围的,课本本身就是范围,丫气得要命一定要把学费要回来。这个SB她寻思以她的智商考个自考就很容易了?最后,我爸没办法给她弄了各函授大专,丫这才消停点儿。

  估计通过我的描述,大家对理论家E的性格有所了解了,下面就开始8她的婚姻。E的姑姑,一个浓妆艳抹的妇女,给E介绍了很多对象,E都本着谈情不谈钱的原则一一见了,但是一个都美称。E姑妈是不抛弃不放弃,坚忍不拔的女性表率,又给她的大侄女E介绍了一个在大学里干行政的。这次E没有辜负姑妈的期望,把学校男收入囊中。婚礼是男家出钱,房子是男家事先买好了的,人家男方家里就连家用电器都包了,彩礼也没少给。我跟E你也太抠了,连个车都没带去。”E我宁可自己不开也不能便宜他,怎么我还得养着他?还没到时候呢,学校里这些人肚子里面都有牙,不声不响的刮起你的油来一个比一个狠,你看着吧。

  于是我就拭目以待,看学校男怎么刮E的油。学校男让我很失望,不但没刮E的油水反而天天下了班就去买菜,买完菜就回家做饭,双休日就去看望爹娘和岳母。还给E洗衣服,E自己从来没洗过一件衣服哪怕是一双袜子。以前E妈给洗,现在学校男给洗。E除了整天什么也不干,一回家就吃香的喝辣的跟个大爷似的。
  但是,受E的影响我们都觉得学校男是图E的钱。终于有一天,学校男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E学校男给她妹妹买了个房子,他想转移财产,他跟我不是一条心。果然如此,学校男果然是个隐藏的很深得狐狸,我们都如释重负。后来E就离婚了,我们问E“你怎么知道那个房子是学校男给她妹妹买的?”E肯定是,他爹娘挣得都不多,光买我们这个房子就够头沉的了。他妹妹在个小破民企上班,挣得还不够花的呢,他哪来的钱。他们还假惺惺的请我去烧炕,以为能堵得住我的嘴。门儿都没有。我听了以后觉得事有蹊跷,但是离都离了,我还能说什么。

E妈也很难过,跟我说我现在都不屑的管E了,跟她爹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说“E有他自己的想法,说不定下一个更好呢。
  更好的下一个闪亮登场了,这位是同行的少爷,换句话说他们家也是倒腾海鲜的。E跟同行的少爷相见恨晚,两个人的人生观是如此相似,真是此生得一知己足以。两个人常常出双入对,纵横欢场,夜夜笙歌。
  一天清晨,我被一个晴天霹雳吵醒,E说:RI,我怀孕了。我说你怎么不带套啊?”E“带了,破了。你怎么不吃药?”E“吃了不管用,可能是过期药。你告诉E妈了没有?”E“告诉她干嘛,她又不是妇科大夫。
  从妇科出来,我和E坐在凳子上,E要是学校男在这个地方,她怎么还不得给我炖个鸽子补补。回头你让E妈给你炖吧。”E“他妹妹的房子好像是贷款买的。又淌血了,不是让你垫个卫生巾吗?
  E的故事完

  案例六:
  F的故事,F:女,80年擦了个边儿。F前夫:宇宙极品。75后。什么都干过什么都干不长。
  F外地人,不知道哪里毕业的,专业不详。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老外,就把人家睡了,把老外睡了以后就让人给她找个活干,老外就把F变成了自己的助理。F不干一定要当经理,于是F就成了某皮包外企经理。F前夫——宇宙极品也夫凭妻贵了。
  F在外面睡着老外,宇宙极品在家数钱,两个人实在是天作之合。 可能跟多筒子看到这里已经开始咬牙切齿的鄙视F了。但是我要说,F太难了实在太难了太难了太难了~太难了无限循环。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这个老外的形象简直没法跟你描述,这么说吧,有勇气跟他睡觉的女人应该也能接受跟狒狒睡觉。老外那一身弯曲遒劲的汗毛,甭说睡觉了,跟他靠近点估计都是满清十大酷刑之首——毛刑,扎你没商量。再加上他那一身松垮的沙皮上布满了豆大的褐色的疙瘩,还有他那个肚子,哎呦,站的近点他都能把你顶出去。

  我对老外可没什么成见,但是这个老外不但样貌可憎,人品更差劲。说起来就是《差劲和差劲的简单相加》。F请他吃个饭,这老丫挺的想把列席的女宾挨个抱过来,一边抱一边用手摁人家的背,把人家的胸朝他的胸前挤,因为肚子在中间隔着,所以老外的屁股努力的向后撅着,真是像雾像雨又像风,就是不像人。年轻姑娘基本上都不跟他抱,就那些中年大妈们跟没见过外国草泥马一样凑上去生蹭。我真不想说什么了,大妈们没见过世面,大妈以为蹭胸是西方礼仪,不蹭就成土包子了。

  而且这头外国草泥马那天表现的跟个皇帝似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口沫横飞,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奥巴马他爹啊!唬唬无知大妈还差不多。切!
  F就这样忍着恶心,受着毛刑,跟老外几度风雨,几度春秋,还几度冬夏。但是可是但可是,老外的原配杀来了。在老外的心里,女人都是泄欲工具。但是他的原配是有权分到财产的工具而F是集便利便宜好用于一身的工具。到底老外会如何选择,命运的车轮会如何运转,F又将何去何从呢?
  老外毅然决定把F遣散,关于遣散费的问题我们不知情。我们只知道F的前夫说,大意是我叫你拍几张照片留着备用,你就是不听是不是,这下好了,狗屁都没了。于是宇宙极品也义愤填膺的把F给飞了。
  可怜的F现在每天都上网钓老外,但是运气好象不太好,野食儿是有的但是长期饭票欠奉。有天还问我能不能给她介绍个老外呢,病急乱投医了.我实在爱莫能助,我还是保持沉默算了。
  案例七:

  G的故事G不是GAY的意思。
  G: 女方,会计。G的前夫:普通白领,就叫他白领男。这是一个女75后跟男80后的故事,比较反传统。
  照例先介绍一下背景情况。
  两家人属于世交,到G这儿算第三代,这下G和白领男的亲事让两家人亲上加亲了。
  G的爷爷是个XX局的干部,到G爹这一辈就没落了。因为G爹除了下棋看报养鱼喂鸟之外没有其他爱好,更不屑于向上爬。G妈是个人民教师,老两口都非常的相信科学。

  G爹订了将近10种刊物,什么老年报啊读报参考啊。他老人家对国家大事那可是了如指掌,老想兼职当个国际形势分析家什么的。而且G爹是个学习习惯非常好的老人家,他每天都把报纸上的健康信息剪下来贴到本子上。可是剪切本上的内容常常会自相矛盾,一会儿说吃番茄有益健康,一会儿说吃番茄对身体伤害很大,于是我对报纸的准确性产生了怀疑,他们是不是为了赚稿费啊?或者编辑们就干脆从网上拷贝一点资料算了。对此,他老人家的解释是科学总是在日新月异的发展,陈旧的科学必然会被新知识取代。你们这些小年轻要相信科学不要搞厚黑学的那一套。

  G妈是广告的忠实信奉者,如果广告说XX洗衣粉不伤手、XX洗洁精无残留、XX感冒药好得快,她就一定会买来试用。G家的冰箱里长期存放着XX牌水饺、XX牌汤圆、XX牌秘米线、XX奶茶。有一次我看到他们家茶几上放着好几大盒XX牛初乳。我非常迷惑,难道一头奶牛有多少初乳,供得上吗?但是G妈坚定的相信那是高科技提纯的,一滴顶5斤。

  终于轮到众望所归的G出场了,G是个很古典的女人,她从来不买衣服穿都是自己扯料子找裁缝做,当然做的不是旗袍也不是唐装,是类似男士西装的样式。无论四季如何更替G的衣服样式都不会变,变得只有料子的厚度。G也不喜欢样式新潮的首饰,她醉心于收集翡翠饰品和银饰,不过很少佩戴。
  就是这样一个古典的女人,白领男居然狠得下心跟她离婚,很荒谬吧,反正G他们家对这个问题一直耿耿于怀。
  简单说说白领男吧,个人觉得这个人还成,不死板开得起玩笑,人不坏,也挺懂得人情世故。从白领男答应跟大他6岁多的G结婚这一点看来,她应该是个重实质不重表面的人。
  那么有人就要问了那他俩还离婚。其实,真想总是残酷的,G的实质是让人崩溃的,除了GGG妈之外,谁都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婚。个中原委听我跟你慢慢到来:
  G这个人,怎么说呢,除非有人拿刀子抵着我,否则我决不跟她出去。为什么这么说,跟她出去有生命危险。并不是说她如何沉鱼落雁跟随者众,也不是因为她打家劫舍为非作歹,是因为……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吧。


我最初见识到G的功力是在那个国庆长假的某天,我跟G一起往家走,秋天的日头还是很歹毒的,我正后悔没有带把伞出门呢,G指着前方一位打伞的妙龄少女说夏天都过去了她还打着个B伞,她怕晒化了?前方的妙龄少女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我赶紧捅了G一下。谁知G很大声地说你戳我干嘛?她这就叫穷得瑟。妙龄少女终于忍不住了转过头来怒目而视,G根本就完全彻底淡定,就像没看见人家眼里射出的飞刀一样,目不斜视的超过妙龄少女走了。把我寒的啊,关节都僵硬差点儿不会走道了我。

  某日在旋转餐厅吃牛排,旁边桌的妹妹面对吱吱作响的牛排,扯了一张餐巾纸挡在身前。G看了以后高声评论说她是不是怕牛排迸脸上给她迸出麻子来。妹妹的男朋友不爱听了,站起来说你说谁呢?”G还是保持淡定脸上本来就不平活了,再多点麻子无所谓嘛。期间白领男在桌子底下踹了G两次,这时对方彻底怒了,男的走到我们桌前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说不清楚我就不走了,我们到底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她……”一指表情扭曲的麻子妹妹说她怎么得罪你了?”G仍然老神在在其实你脸上的麻子比她还多。这下麻子男友的小宇宙彻底爆发了,上来就想逮G,白领男赶紧拦着,不住的道歉。白领男的表姐低着头,妄想装作不认识G。我其实特别想让G挨顿揍。可惜最终没能够打起来。

  我已经记不起来是第几次了,我和白领男表姐加上G去美容院做脸,边做边用本地话聊天。河蟹的气氛很快就让我给打破了,我问美容师您等会儿能给我修修眉毛吗?——登时一片死寂。因为我犯了G的大忌,我居然用了普通话……G最不喜欢别人用普通话了,说普通话是对她最大的冒犯。于是白领男的表姐迅速出来打圆场,可是已经太晚了,G你普通话说得真好。我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心想你算哪根草上的蚂蚱?于是我用标准的普通话回答谢谢您的夸奖。”G没想到我敢顶撞她,露出一幅人不可貌相的表情,随即说你在家里跟老爷子老太太也这么说话?我回答是的,不过他们说得没有我标准。” G郁闷了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文化人儿。我刚想说话,白领男的表姐伸过手来捏了我一下,意思是你跟个神经病锵锵什么。于是我把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G又意犹未尽的教育了我一番,才悻悻的罢手。

  回去的路上,G的心绪还是难平,她一路批判着她认为不河蟹的现象。无巧不成书,我们来到了本市著名的拆迁难地区。这个地区的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由于这里的拆迁条件不够优越,当时的拆迁法规定得也不够明确,所以业主和房地产公司难以达成一致,这里的居民拒绝搬迁,房地产公司强拆了其中一座鸽子笼,后来居民一怒之下告到了北京。这下房地产公司不敢妄动了,又不想按照法律给居民们作适当的补偿,于是这个地方就成了钉子,多年来屹立不倒。话说我一直把这地方看作是社会进步和民煮精神的化身来着。但是显然在G的眼里钉子户是可耻的,由于我对她的的刺激,一向淡定的G开始激动万分的发表她的宣言钉子户是什么?钉子户就是粪坑里的蛆,是蚂蟥!是蟑螂老鼠!他们就是一群下三烂臭无赖!搁在以前他们都是上菜市口的货!……………………………………”我和白领男的表姐已经见怪不怪了,我们默默地望着天祈求上天怜悯我们脆弱的耳膜。屋漏偏逢连阴雨,正在G慷慨陈词的时候,一盆污水从天而降全都泼在我和白领男表姐身上。G愣了一下说你看我说吧,棚户区的人素质就是差。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可以想象得出来白领男在家里要忍受什么样的折磨了吧。我确信现在没有人不同情白领男了。 但是白领男还是默默地承受着。直到有一天……
  白领男的老爸是某个快要倒闭的商场 经理,在他即将离职的时候他做一个决定,一个令他后悔终生的决定。
  白领爸决定再离职前请他的属下跟他的家人吃顿饭,留个纪念,这下可真是终生纪念了。饭桌上白领爸非常激动,他频频举杯感谢大伙感谢天感谢地感谢DANG感谢他小学数学老师反正能感谢的都感谢了。在酒酣耳热之际白领爸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把鞋脱了把脚蜷起来搁在椅子上,衬衣也解开了露出了背心。像G这样的五好公民怎么能视而不见呢,G用她那一贯淡定的口吻说您是不是挺热的啊?白领妈跟宋丹丹一样反应超快,说就是的,好好的你脱鞋干什么,来赶紧穿上。白领爸现在处于魂飞天外的状态,基本上不搭理别人光顾着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忆苦思甜了。白领妈半强迫的帮白领爸把鞋穿上了,还对G挤了挤眼,让她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要再纠缠于这个的问题了。

  但是我们的G是铁面无私的,她接着说当着么多人呢,您挺自在的哈。白领爸自己人!都是自己人!我跟嫩说嫩都是我的亲人!下面我给大家唱一首《愿亲人早日养好伤》!”G大概觉得白领爸无视她严肃的态度,说您就算自己不要面也要给我和白领男留点面子吧。白领爸已经开始动情的歌唱了,您还别说老爷子的歌声有点儿专业味道,都是平时去KTV的功劳。G再有涵养也要发作了别唱了!还嫌丢不丢人啊你!白领妈不爱听了这有什么可丢人的,再说了都是朋友。真可笑你。在座的纷纷出来打圆场没事没事,经理唱得很专业,你花钱都没地方听去。白领爸很显然得到了众人的鼓励唱得更起劲儿了。G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说我跟那帮人不一样,我的作风是很正派的。这下有人不干了你什么意思啊?哦,我们不正派,我们作风不好?再说这跟作风有什么关系?白领妈很不爽你怎么说话呢?什么作风啊?怎么扯到作风上来了?”G觉得自己的公信力受到了挑战,说都别在我面前装那个好的,你们是些什么人我很清楚,你们这些人的私生活都很混乱的。比如说你吧,”G冲着一个秀丽少妇说你不是跟你老公离婚了吗?因为第三者。少妇的脸上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红一阵紫一阵,她说这都谁告诉你的?难道是经理跟你说的?少妇越想越不是滋味,最终抓起包来夺门而出。

  白领妈已经气的跳脚了,指着G“你这样说不是让你爸爸为难吗?你是不是成心的啊你!你你你……”G当然不能白白挨这个埋怨,她说你以为你老公就是个好的了,在座的某个人还不一定跟他有几腿呢。这下白领爸的同僚们彻底坐不住了,尤其是女同事,大家纷纷告辞,走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看见火星人的错愕表情。
  就我、白领表姐,白领表姑,表姑父没走。白领妈快昏倒了,她颤抖着,筛糠一样,我和白领表姐一边一个掺着她。白领表姑说你这样说话很伤天理了,你也不怕下来个轰雷劈了你!”G轰雷只劈那些作风不正的,比如说你们家那一窝子。白领表姑父也忍不住了你有神经病没有,有病就上医院。”G神经病也比嫩得脏病强。话音未落,G就像木头桩子一样栽倒了,被白领男扇的。


此后,白领男坚决要求离婚,说不离婚在亲戚朋友面前没有交代。G家人很不解,他们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最终还是G爹的觉悟比较高,她说都怪我女儿太正气了,其实我们跟他们那些小市民根本就是两种人,阳春白雪跟下里巴人是不能共存的。像我女儿这样要素质有素质,要样子又样子的孩子,还愁找不着人家?
  至于白领男为什么会跟G结婚,这个只能说时也运也命也。两家人亲厚的关系加上父母的影响,两人谈恋爱的时候基本上不是你去我家就是我去你家,因为G对传统的恋爱场所,像电影院,压根不感冒。所以,基本上都是局限于来家里吃顿饭。白领男经常往G家跑,跟G爹下下棋什么的。另外,白领男是个比较油菜的人,自己学的是机械居然还会攒电脑,还会修电器,非常实惠。

  至于GG妈,他们平常是不JP的,只有才涉及G的问题上才会百般维护。G变成这样,他们有很大的责任。是他们让G以为地球是围着她一个人转的,她不喜欢的别人都不能做。
  不过俗话说三代才出一个贵族,五代才出一个JP也许G就是感应了五代的天地灵气所生的吧。
  最有公德心的公民
  G是个从小就活在自己主观世界里的人,或许她认为这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其余都不是人。讲一个我从别人那儿听来的段子:
  G公司的出纳要去银行办业务,G也要办一点个人业务所以就跟去了。星期一银行里的人是最多的,G抽到的号很靠后,她前面大概有30几个人在等待。于是出那就很好心的劝说,类似于人太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回头别再迟到了。反正你也不着急。”G很大声地说凭什么我走,他们为什么不走?可能又觉得出纳的动机比较可疑,G你老是撵我走什么意思?我怕迟到你就不怕了?出纳很无语,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G也等的有点不耐烦了,很烦躁的跟出纳抱怨这抱怨哪,这是一阵臭味及时地飘了过来,G马上借题发飚了有人放屁?谁放屁了?在公共场合放屁?这谁啊?周围马上安静了,但是没人回答。出纳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G开始对这个问题穷追不舍,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连珠炮似的问了N遍。终于,一个中年大叔忍受不了良心上的折磨,回过头来承认了我放的,你怎么地吧。银行里立即爆发出一阵狂笑。

  后面的事儿出纳就不知道了,因为她已经扶着墙踉跄着出去了,实在丢不起这人。
  G的经典语录:
  经典1
  有一次超市排队一个大妈本来在G前面,后来大妈发现手套掉了一只就掉在不远处,大妈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捡手套。大妈一走,G就顺理成章的向前一步,谁知大妈只用了一秒钟就回来了。大妈对G笑了笑就想插回到G前面。筒子们,什么叫痴心妄想啊,只见G作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姿态,一步也不让。
  大妈说你让让,我进来。”G请问你是谁?大妈很不高兴得说我刚才就在你前面。你这么快就忘了?”G现在我在前面。我赶紧说大娘你上我前面来吧。结果大妈是个认死理儿的,她说不行,我非得跟她讲讲这个理不可。明明我刚才还在这个地方,我去捡手套这么短的时间,她就不认账了。”G可是你离开了,你就没资格站这儿了。大妈完全被激怒了,指着G的鼻子骂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说你不是个杂碎?欺负我老妈妈!

  G面不改色,深呼吸了一下,做出不跟你一般见识的样子说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想让我跟你吵起来,然后你就躺地下装犯病,然后你就熊着我叫我领你上医院看病。接着你就好赖着我花钱给你自己做个全身检查,再接着你就该说我把你气出糖尿病来了,我又把你气出关节炎来了,叫我给你赔偿,出钱帮你治疗,你想得到美,我不会上当的。”G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黑线了,大妈也傻了,可能她觉得G的思维太缜密了,是个女超人。反正我感觉大妈没让G气死算她命大。

  经典2
  感谢“61456436”筒子的启发,这是史上最经典的速战速决的案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在一个下雨的夏天的傍晚,我和G在商场外面等白领男出来,这时来了一男两女,这三个人必定会为他们所犯的过错忏悔终生,敢惹G的人只有一个下场。
  描述一下这三个人的外貌特征,男士的特征就是满脸痘,痘连着痘好像祁连山;女一的特点就是皮包骨,像根竹竿;女二是重点人物,重点介绍一下,大家认真听,这对剧情的发展相当重要——总的来说女二有三个特点:第一,胖,相当胖;第二,眼睛不大还有点一大一小;第三,胸部伟岸,跟两座大山一样向前耸立着。这三人共打一把伞,在雨中一路调笑着嘻嘻哈哈的向我们走来,这三个认识很引人注目的,尤其是大胸妹,用G的话说——大胸妹时DUANGDUANG啊走过来的,G对象声词一向有研究,不得不说相当到位。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商场外面这么多人,到底是什么让大胸妹选中了我和G作为攻击目标,或于是G凌厉的目光让她觉得不爽了吧。大胸妹看到我和G的时候先是白了我俩一眼,接着冲着我们说良家妇女?我呸!然后三个人一起哈哈大笑。
  当时我的注意力全在胸上,因此我根本没理会来自大胸妹的敌意。但是我们有G,他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G表情很真诚地看着痘痘男说你知道你脸为什么这样吗?那是因为你是吃她的奶长大的。指指竹竿妹,接着说她奶里有激素,你现在雌激素摄入过多内分泌紊乱了。可是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瘦吗?因为你太能吃了,你嘬啊嘬啊就把她给嘬成人干儿了。又一指大胸妹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胖吗?因为你一吃多了就拉啊拉啊,你拉出来的全让她吃了,你的粪便里也有激素,于是就把她催肥了。催肥了之后她的眼睛让肉糊住了怎么办呢?所以你就在应该是眼睛的地方用刀剌了两个小口,但是不幸的是你的刀没消毒,其中一只眼感染了,就成了现在这样一边是蚯蚓,一边是屎壳郎。

  我发现对面三个人的脸全歪了,难道是让G给气的?大胸妹撕心裂肺的喊“MLGB的!我杀了你!朝着G就冲了过来,G眼看躲闪不及就把双手放在大胸妹的胸器上,阻止她靠近。这下大胸妹的战斗力归零了,其实大胸妹那貌似凶悍的外表下是一颗脆弱的心,她哇的一声哭了。这时,G又重新掌握了主动权,她仍然把手固定在胸器上,嘴里振振有词的配着音“‘滋儿的一捏,舅儿的一声奶喷出来出来了,一拳上去,的一声炸了,稀里哗啦洒了一地。

  其实这场战役开没开始就结束了,因为一切皆已注定,这三个人面对单枪匹马的G——我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输得体无完肤。不知道那夜在商场门口围观的人们在多年以后还会不会想起那个女神般的人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